ciwen release
慈文发布 首页 > > 慈文发布 > 网娱大趴
从广电总局司长到行业先锋,这场国家级年度盛很多料!
日期:2017-09-11 16:59:16 浏览次数:
9月5日,2017上海网络视听季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开幕,网络视听行业迎来了一场国家级年度盛会。
 
本届论坛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主办,中国(上海)网络视听产业基地、上海市网络视听行业协会承办,聚集了全行业重量人物,承载着价值引领、维护行业生态、推进产业升级的使命。
 
 \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司长罗建辉
 
现状与趋势:新高点与新常态
 
“迎来新的高点,步入新的常态”,这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司长罗建辉对于当下网络视听行业现状的概括:
 
一是规模更大,大投入、大制作正在成为网络原创视听节目发展的新常态;二是受众更多,一部作品点击量、播放量过亿,已经成为常态;三是上下游产业链关联度更加密切,生态化平台的整体协同能力正在逐步凸显。
 
行业的高速发展,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局长于秀芬用一组数字给予了佐证:截至2017年6月,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5.65亿,网络音频用户规模达到5.24亿,网络视频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营收增长最快的两大业务领域之一。
 
\
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局长于秀芬
 
\
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副局长王玮
 
业内企业的运营则提供了进一步例证:腾讯视频今年的自制投入和去年相比增加了8倍,“视频网站已完成了从单一的媒体播出平台,向制播一体化平台的转变,尤其大量优秀人才的加入,让互联网的生产力和内容质量都大幅度提升。”腾讯公司副总裁、企鹅影视CEO孙忠怀透露。
 
\
腾讯公司副总裁、企鹅影视CEO孙忠怀
 
网络视听所肩负的功能与价值正逐步提升。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发现,视听平台已不单是一个播放平台,更是一个社交入口;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透露,中国50%的城市年轻网民、80%的北上广中学生都聚集在了B站。
 
\
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
 
产业急速前进,得益于科技与内容在近几年最终走向了融合,“这为内容升级、用户触达、商业变现这样的产业基础设施提供了平台。”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论到。而咪咕视讯科技总裁王斌则带来让业内振奋的消息:5G网络将在2020年全面商用,将直接拉动4800亿、间接拉动1.2万亿产业规模。
 
\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
 
在行业快速发展中,上海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副局长王玮介绍,截止2017年7月,上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持证机构32家,《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持证机构1768家,IPTV城市用户数量居全国第一,视频网页端与应用端在全国用户覆盖上保持55%以上,内容制作与传播平台的集聚效凸显。
 
上海也是全国首个国家级网络视听产业基地的所在地,建造中的产业基地占地40万平方米,涵盖了网络视听云计算中心、多媒体高清制作中心、节目交易中心、内容分发中心、集群渲染系统等公共服务平台,以及演播厅、多功能观演厅、行业协会、风险投资机构等。
 
上海同时也设立了我国首个专用于网络视听的扶持政策。据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广播电视与网络视听处处长游海洋介绍,自2011年设立7年以来,相关专项资金每年提供1000万元资金扶持网络视听产业发展,共资助扶持231个项目,共计6342万元。
 
产业基础:技术、平台、内容、人才的传导驱动
 
从技术驱动到平台搭建,再到内容、人才的储备,网络视听产业发展的传导链条正处于怎样的动态变化中?
 
在内容方面,易观分析群组副总经理薛永锋认为,视频产业之所以能迎来发展高峰,最重要的还是内容生态的壮大。
 
“随着市场细分,整个用户层面的需求不断碎片化,不少视频生产平台产生了很多内容创作者,再加上短视频、自媒体的不断涌现,我相信,网生内容提供机构是未来十年视频产业内容创作的主力,甚至说整个视频产业的主要驱动力。”
 
而顺为互动执行总裁袁俊则认为,对于内容提供商来说,最急需的是人才,“人才决定着产出规模,意味着对于产业的成长和后续的梯队机制带来新的挑战。”快乐全球董事长杨乐乐也提出,“人才是我们所有的文化领域当中的核心的竞争力,它应该是我们最好的护城河。”
 
\
快乐全球董事长、湖南卫视主持人杨乐乐
 
就平台而言,在几大视频平台完成圈地之后,未来的动向则是特色和细分。“视频网站从版权采购到自制,慢慢就会根据自己平台的特色,形成更加特色鲜明的一些内容。这可能是未来产业的一个比较根本的变化。”SMG尚视影业副总经理王庆丰表示。财视传媒副总裁胡占莉则进一步提到,“所谓的内容提供,它也是细分化地提供给平台。”
 
在技术方面,未来的视频行业需要更好地理解用户,通过更迅速、更精准、更沉浸式的方式给用户推所需内容,并且更加需要给用户带来增强的体验,而人工智能、虚拟现实技术等创新技术正在开辟智能视频的新时代。
 
本次论坛中,来自IBM、亦非云、七维科技等技术力量的嘉宾介绍了人工智能与智能科技在影视制作、视频生态的应用,共同探讨了智能科技在未来视频生态的应用与融合发展。将这些技术创新进行商业应用,能够为网络视听产业的更进一步发展提供巨大动能。
 
技术的促进作用不只体现在小屏。论坛期间,东方明珠、看看新闻与联想宣布达成战略合作,未来三方将在客厅娱乐领域展开密切合作。东方明珠副总裁、百视通总裁史支焱认为,技术革新带来大屏的价值升级,与其说互联网是家庭客厅价值再发掘的入口,不如说家庭客厅娱乐也是互联网的最后一个增长机会。
 
头部内容:网剧、网综如何出“爆款”?
 
罗建辉司长提出,视听新媒体要把握发展的正确方向,坚守媒体的责任和追求,确保网络视听产业始终走在健康、规范、有序的发展道路上,共同建设网络视听良好生态。
 
随着监管更趋规范,对于网剧行业而言,直接的影响就是提高了产业竞争的门槛,“倒逼网剧所有的从业者,从平台到内容人,都进入到更高层级的竞争。”柠萌影业联合创始人陈菲表示。银润传媒集团副总裁华凌磊也认为,“这个行业的门槛正在迅速拉高”,如果电视剧机构转型失败,未来几年会有一大批企业会被淘汰。
 
对于今年网剧爆款缺失的问题,用户洞察和数据分析是被强调的改进点。聚力传媒副总裁陈旭华认为,在未来的网络剧行业中,相较于主创方基于经验的想象,对于用户数据的分析将对网剧的制作起到更为关键的指导作用。
 
但用户数据本身也引起了关注。百思传媒合伙人、烹小鲜执行总裁李乔表示,“如果你的数据本身是有问题的,它提供的是什么呢?”骨朵传媒创始人、CEO王蓓蓓指出,目前数据存在的问题主要分两个方面,一个是数据造假,另一个则是传统的统计方法导致了大众对数据的误解。
 
因此,华凌磊强调,尽管用户数据极具参考意义,但是制作方仍不能一味从观众出发,过分依赖数据;更应当关注创作者基本的生态,“资本不要对创作有太多的干预”。
 
“爆款”问题,同样也困扰着网综制作者。“也许我们在互联网上做的东西,要用互联网的思考与逻辑来做。”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综娱中心高级总监宋秉华认为。他同时介绍了网综的互联网产品式开发模式,比如逐步升级和迭代,使用MVP+NPS方法验证节目效果。
 
网综“爆款”始终离不开视频平台的支持。SMG好有文化传媒总经理蔺志强介绍,以往的合作经验让他感受到,有的视频平台“从资源包开始,到推广、到制片人的介入、到项目整体的运营,系统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但有的平台则不然。
 
这与宋秉华提出的问题是一致的,“作为平台方,在这样的生产关系中我们肩负着什么样的责任?我们能够回馈给内容合作方什么样的礼物?”
 
银河酷娱创始人/CEO李炜则通过《火星情报局》介绍了眼下制作方与视频平台的关系:“在节目的录制期、策划期,我们是主攻,优酷是助攻;但等到节目上线以后,优酷是主攻,我们是助攻。”
 
全面繁荣:网大、短视频、音频如何起飞?
 
除了网剧、网综等头部内容,网络大电影、短视频和音频也是本次论坛关注的议题。
 
网络大电影单片投资金额、影片分账规模均在不断攀升。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杨向华表示,爱奇艺2017年投资过百万的影片数量达到210部,超过了2016年全年,制作成本大多集中在100万到300万之间。前7个月,爱奇艺分帐金额过千万以上的网大已经有6部。
 
“对于网络大电影,我们很多人一开始都可能带有偏见,会觉得它有点低级。但真正去接触之后,我们看到了一群特别努力的年轻电影人。”《赛博好莱坞》纪录片制片人宫羽表示。而淘梦网创始人&CEO阴超则认为,这些电影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怀揣大银幕的梦想和激情,他们对这个市场有更新鲜的表达方式,这是区别于传统电影人的一个重要方面。”
 
《孤岛终结》的导演王人超认为,网络大电影类型更多、题材更丰富、投资更低,“它的整个步伐会迈得更大,也让中国电影的发展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奇树有鱼CEO董冠杰则表示:“怎样才能给一些青年电影人帮助,是我们在考虑的问题。希望有更多的人在这个行业里少一些试错的成本,多一些成功的机会。”
 
对于音频行业,阿基米德FM CEO王海滨认为,今天音频的核心力量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以前,音频媒体的作用是传播信息,但是今天,它们最核心的东西是连接社会、连接人,当你的连接不发生的时候,你传播信息的地位或者功能都沦丧了。”
 
与此相关,易观副总裁娄洋则提出了三个音频行业的“痛点”:“第一是内容同质化严重,第二是完全没有交互,第三是受众太广泛,很难锁住精准化用户,精细化运营也无从开展。”他认为,“在未来,整个音频行业发展是用户想听什么可以点什么,而且在任何碎片化的场景中,都可以让喜欢的内容时刻伴随。”
 
\
易观副总裁娄洋
 
微软小冰全球首席架构师、研发总监周力也认为,一个真正有价值的音频产业,应该去把不同的内容通过独特的个性化视角进行表达。“只有做到这一步的时候,音频内容产业,才能有真正的爆发。”
 
短视频领域,市场正面临一场集内容创作、用户触达、商业变现的生态级竞速赛。第一财经相关报告显示,短视频内容生产者正从个体转向组织化机构化发展,内容也从泛娱乐化向垂直内容转型,组织化、垂直化和个性化是目前短视频内容发展的三个主要趋势。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副总裁周晓鹏指出,泛宣发、泛电商、泛IP三种模式成为短视频内容创作者的新的变现路径。从远景来看,从短视频内容中发掘IP,对其全链路开发,可以兼顾短视频创作者的短期收入和内容的长期价值。
 
“短视频行业里生存最艰难的就是中腰部创作者。”VS Media中国区总经理吴湘玲提出,发现成长中的潜力头部,下发适合他们的任务,让中腰部能够接到和头部创作方一样的商业化变现机会,才是如今的网络视听平台正确的发展方式。
 
作为根本的IP:不只运营,还要保护
 
IP向来是业内热门话题,事实上,当下影视剧作品半壁江山都是由IP内容支撑起来。新文化传媒集团副总裁许彬援引了一组数据:2015年以来,中国TOP50的高票房影片中,IP改编的数量在30部以上,票房占比在40%以上。在电视剧领域,IP改编的剧集的播放量已经达到70%。
 
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将打造顶级IP的要素总结为:“好故事、观众的情结、良好的世界观以及改编的可能性。”而爱奇艺副总裁王世颖也表达了类似观点:
 
“IP提供了故事、提供了流量。就故事而言,IP能够为衍生作品提供的除了内容,还有人设、世界观。好的人设是IP留给后续衍生产品的一个最大财富,只要这个人设立得住,我们可以在这个人设基础上编出很多很多故事,无限期延长这个IP的生命力。
 
“IP就像存钱罐,每个衍生产品都让它增值。”王世颖的观点被“影游互动”模式充分佐证:2016年,移动游戏总盘子是891.2亿元,其中影游互动产品占89.2亿元,高达10.9%。
 
“影游互动走到今天,到了最好的爆发时代。”爱奇艺副总裁王昊苏介绍。现如今的影游产品线愈加丰富,“有硬核,也有针对女性,针对儿童的产品。所有产品线通过不停迭代,最终带来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猎手互动CEO赵宇辰也认为:“影游是非常好的选择,当影视剧的收视率达到1或2以后,用户量是极其可怕的一件事情。”
 
在影游互动过程中,如何最大化利用IP热度是重中之重。但天悦东方CEO林正豪也提醒,通过影视剧获得的用户,来得快,流失也快。“一个影视剧结束的时候,总有一部分群众去追别的项目。影视和游戏的联动性就是粉丝叠加跟转化的过程。”因此,紧紧抱住的不是IP,而是IP对应的用户群。
 
谈论IP,不应该忽视它是“知识产权”,法律问题是其题中之义。上海市网络视听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岳则指出,如今已有数千万用户为内容付费,离开知识产权保护,这是不可想象的。“政策和法律的完善性是直接推动行业发展的力量之一,知识产权的规范过程,也是这个行业的规范过程,才能让我们的产业模式实现更大的提升。”
 
因此,法律问题成为了本次论坛的一大议题,来自律师界、学术界和司法界的相关人士就此展开了深入交流,为行业从业人员提供了可贵的法律建议,由此也从侧面反映出,本届论坛是一场名副其实的高规格与含金量兼备的国家级行业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