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wen release
慈文发布 首页 > > 慈文发布 > 网娱大趴
仅躺在点击率上,IP改编如何实现从商品到作品的蜕变?
日期:2018-07-11 19:28:11 浏览次数:
 
 
网剧《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刚收官,电视剧《扶摇》接力开播,《庆余年》《黄金瞳》《将夜》等东方元素浓郁的热门IP影视剧未播已热……当泛娱乐市场大量吞吐网络文学的故事富矿时,业内愈发关心的命题是:网文二度改编能否真正实现长线开发、专业转码,从而最大程度挖掘知名IP的能量?
 
毕竟,我们之前听过太多“毁原著”的“哀嚎”。尽管从“IP元年”的2015年至今不过三四年时间,但网络文学的改编也走过弯路,一度,有些机构抢购IP只顾“买买买”,“拿来”却不考虑哪些题材可以开发又该如何开发。跑马圈地、粗放式的采买囤积,一旦疏于打磨创作,就导致优质IP在粗糙转码中大伤元气。
 
杭州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夏烈等学者认为,为网文IP做加分项而非减分项,是蕴含在产业链中的行业伦理,也考验着文化产业发展从大到强、糅炼道与艺的内功。
 
从读者黏性到影像美誉,能否“加分”考验专业程度
 
据45家国内重点网站统计,截至去年底,网文出版纸质图书6492部,改编电影1195部,改编电视剧1232部,改编游戏605部,改编动漫712部。走过20年的中国网络文学,凭其海量内容储备、丰富题材类型、庞大粉丝群体,绵延出影视、游戏、动漫、音乐、舞台剧、周边等泛娱乐产业链。有数据显示,去年以IP为核心的多元数字产业创造超5000亿元的核心产值,在数字经济中的比重已超五分之一。
 
\
 
这也就不难理解,日前在沪举行的阅文IP生态大会,业界人士齐聚热议:IP二度开发是场打磨精品的持久战。从网文章节转码为动态影像,如何通过影视或舞台艺术再创造做“加分”,增添原著所不具备的新元素和美学特质,决定了IP改编的精彩程度。
 
制片人侯鸿亮曾说,最初选择晋江网的《琅琊榜》并非看中原著粉丝基础,而是更注重其内容的影视化潜力,在转码过程中有所取舍——电视剧改编保存了原著中“扶明君,雪沉冤”的主线,弱化了较黑暗压抑的部分,侧重兄弟情义,一展“麒麟才子之智”,更易被观众所接受。
 
 
\
二度转码并非拘泥于某种单一模式,比如有基本尊重原著的《何以笙箫默》《美人心计》;也有沿用人物原型但对原著做较大充实修改的《甄嬛传》《失恋33天》《杜拉拉升职记》;还有几乎脱离原著仅借用其IP价值的《鬼吹灯·寻龙诀》等。“从IP转化来说,哪一种模式都无可非议。网络小说的圆熟与下游IP改编的成功,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两码事。”夏烈说,影视、动漫、游戏、戏剧各有其艺术逻辑和技术体系,网文转化须符合不同艺术领域的创作规律。
 
“剧作相当于提纯,对于作品的叙事方式、内容成色和文学意义都是作一个增量;而绝不是弄个分段、写个场号。”在导演陆川看来,如何将读者粘稠度转化为电影观众的美誉度,乃至转化成为票房,不能忽略的正是转码的加分,包括增加文学性的浓度,修正润色母本使之更符合文化思潮。“在网络文学的改编中,编剧、导演独立创作和丰富的部分不能缺席,这是不被所谓高点击率绑架和左右的——即使面对宇宙级点击率的网文,也要有主心骨。”
 
仅躺在点击率上,无法实现从商品到作品的艺术蜕变
 
许多人都注意到一个现象:观众在应接不暇、狂轰滥炸的IP改编剧中逐渐培养起理性,对缺少诚意、花拳绣腿的表演或改编不买账了,这倒逼产业链下游制作方从简单粗暴堆砌热门元素到重视内核。恰如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所说,随着人们对艺术品质、演员演技要求的提高,观众更渴求审美、思想、情感上引发共鸣共振的佳作。
 
\
 
“前两年最疯狂的时候,只要有点击率加持,热门IP的影视转化过程是很可怕的。有些作品虽然飙出所谓几百亿的点击率,也热闹了,吆喝也赚到了,但浮华过后给产业留下了什么?我感觉挖了一个巨大的坑。”
 
陆川这番话直指行业诟病——仅仅躺在点击率上,IP改编无法实现从商品到作品的艺术蜕变。有学者谈到,如果把积累数年的人气小说交给缺乏经验和创造力、或急功近利只为资本泡沫计的团队,这是网文IP的灾难,更是下游产业资本脱离基本艺术规律、抹杀“二度创作”独立性的谬误所在。
 
怎样的IP转化是优质、良性、可持续的?以阅文IP共营合伙人模式为例,围绕IP核心,作者、平台、影视、游戏、资本同时参与到IP孵化培育中,形成平台联动、产业协同的生态链。
 
“让优质网文获得正确打开方式,既有助于保证作家权益和积极性,也提升了粉丝体验,是一种尊重工业规律的体现。”阅文集团版权开发总经理王芸说,以前对于“啥火就卖啥”IP持有方来说,风险更多转嫁给了下游开发方;而随着共营合伙成行业共识,版权方也以参投、自主开发等形式深度参与到IP改编中,从内容挖掘甄别、大数据收集,到各环节营销,助推文本商业价值和文化内涵的扩容,有效延长IP生命周期。
 
 
来源丨文汇网   文丨许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