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wen release
慈文发布 首页 > > 慈文发布 > 网娱大趴
【马爷直通车】玉兰花开,wuli马上海滩论道精品创作
日期:2019-06-12 15:08:08 浏览次数:
11日,2019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开幕,作为这个活动的好伙伴,慈文传媒创始人、首席内容官wuli马自然少不了全力支持。在上午举行的互联网影视高峰对话,wuli马与十余位互联网及影视行业领军人物共话行业当下。而在下午举办以“精品使命时代新声——互联网影视的引领与担当”为主题的互联网影视峰会主旨论坛上,wuli马与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董事叶宁一同围绕“网络影视精品发展的新命题”进行了讨论分析。
 
 
\
 
 
(图片来源:新民晚报 江跃中 摄)
 
 
 
连续两年跟在wuli马身后汲取能量的慈妹儿,这一次也收获颇多。时隔一年,同样的会场,同样的wuli马,这一次又有哪些新观点新主张?
 
  
 
精品与受众的距离有多远?
 
  
 
在互联网影视作品中,一部作品要成为精品,需要哪些要素?wuli马开场便言简意赅:第一要素是创新,角色也好,人物也好,作品本身带来的话题性也好,都是要点。第二要素是好,这个好体现在作品的品质上,而且是剧本、制作以及整个完成度,都要做到“好”。有了前两个要素后,第三个要素,就是得到这部作品所面对的受众群体喜欢,这个很重要。
 
 
 
\
 
 
 
一部好的作品,第一步重要的基础在于故事。现场,大家谈论到,许多故事离变成精品到底缺了哪一点?wuli马介绍,好故事好人物不仅仅是现在缺,事实上每一个时期都缺,而且整个创作环节各种样式都缺。大数据时代,大数据指引的一类题材可以满足受众表层需求,但真正优秀的作品,不仅能满足受众表层的愉悦,还能够更深层次进行心灵震荡,但要实现这类作品真的很难。
 
 
 
“其实就是缺新时代中的新发现。我觉得这是每个时代都会出现的困惑,有一个优秀的作品出现,然后会有相当多的模仿作品,但是优秀的肯定还是最新出现的那部,模仿的永远还是嚼别人东西。我们经常说七十几分的东西,写得很完美,技术技巧都做了。但是要达到八十分以上的内容少之又少,就缺那么一两分永远达不到,缺的这一块想达到特别不容易。”
 
 
\
 
 
 
 
曾经影视创作与制作是一个非常专业化且精英化的工作,但互联网的出现让许多写作爱好者通过写网文成为了作家,许多摄影摄像爱好者及导演爱好者成为了主流,视频制作变得具有一定的普遍性。这使得精英化的东西就变成通俗化,也使得大家都有成为作家和艺术家的可能。
 
 
 
而这些作品的诞生,让市场有了比过去更广泛的筛选储存。但wuli马认为,真正棒的作品确实还得需要精英层的天才创作。
 
 
 
“只是说,因为有了互联网使得许多天才出现,有了更多可能性。但是伟大的作品,最优秀的作品,一定是天才这样领袖人物创作的。在普众中的确出现了一些通俗化,让人获得愉悦或者好感化的作品,但它还不能称为伟大的作品。”
 
 
 
 
 
创作要创新 适度把握才能孕育精品
 
 
 
深耕创作的行业人通常很苦恼一件事,就是行业创作的从众性。一旦某个类型或者内容有了关注并有所收获,其余的相似作品便一窝蜂跟上了。这样的后果便是既埋没了创作者的创新思维,又使得观众逃不开“类似魔咒”,换一部剧是雷同题材,再换一部是相似内容,最终兴趣全无。
 
 
 
\
 
 
 
行业经历丰富的wuli马介绍,一窝蜂创作不是只在互联网出现后才有,在互联网普及之前,它一样存在。只是互联网的存在让大家的世界更开阔,了解到的更多了。
 
 
 
Wuli马认为,只要是商品,就一定会有驱动性,所以遇到好题材大家一窝蜂上的现象很正常,但并不是每个跟着的人,也能和前人一样有所收获。“这种驱动性其实跟得紧的或许还占一点便宜,跟到后面一定是倒霉的。”
 
 
 
既是资深编剧又是影视大佬的wuli马,对内容有情怀,在他看来,无论是影视制作还是内容创作的从业者,他们的快感都是来自于自己正在创造与别人不一样的东西。“这个行业为什么快?因为大家觉得你所做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这个事情还是有意思的,这也是一个内需的动力。”
 
 
 
\
 
 
 
而要预测趋势,推算未来精品和爆款可能出现在哪些类型里时,wuli马把“宝”押在了现实主义作品上。wuli马反复强调,现在大家所需求的现实主义作品实际是指现实主义态度,现代题材作品变多并不代表现实主义作品变多,狗血剧悬浮剧都与现实主义题材搭不上边。在他看来,在任何一类题材当中,都可能出现现实主义的精品。
 
 
 
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出现难吗?很难!现实主义作品肯定要歌颂人性真善美,却也不能沦为假大空,甚至背离基本生活逻辑。假丑恶也肯定需要鞭挞,但鞭挞的度该如何控制?实际也有风险。但如果能够把握好度,那么出一个现实主义优秀作品不是不可能。
 
 
 
“创作者和团队能够将他对生活、对当下的认识通过作品传递出来,我觉得这个事比什么都重要。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这一个时代可能会出现现实主义的精品,因为有这样一种空间可以让你去发现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