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 WEN CLUB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首页 > >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 新鲜独家
【文叔观产业】摸着良心说话,我到底好不好看!
日期:2018-01-02 21:51:48 浏览次数:
文叔从十月份等到现在的《心理罪》从点映时就好评满满,但鉴于慈妹儿非要拉着文叔一起看,理由是她一个人不敢,而慈妹儿又一直处于忙到脱发的状态,文叔也只能将此行搁置;同样《芳华》也曾面临延档,如今票房成绩不错,苗苗独舞上了热搜,男神黄轩又火了一把,连带着《芳华》的取景地也成了热搜体质;《前任1》《前任2》的评价都很不错,《前任3:再见前任》是“前任”系列的第三部电影作品,“前任”系列凭借爆笑走肾的喜剧风格和颇具传播力的“金句”台词,成为了“爆款”电影……还有《妖猫传》《解忧杂货店》《寻梦环游记》《帕丁顿熊2》等等等等,一到年末,电影一部接一部地上,看得文叔眼花缭乱。

「文叔观产业」摸着良心说话,我到底好不好看!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哪些值得去电影院贡献票房呢?有选择困难症的慈妹儿跟文叔说:“可以求助影评人啊。要追求性价比,就要货比三家,大家都说好的才是真的好!”可是在文叔看来,如今的影评职业,好像有那么一丢丢的尴尬。

「文叔观产业」摸着良心说话,我到底好不好看!

(电影类App使用流程)

中国没有职业影评人,没人能够以此为生

电影评论,其目的是在于分析、鉴定和评价蕴含在银幕中的审美价值、认识价值、社会意义、镜头语言等方面,达到拍摄影片的目的,解释影片中所表达的主题,既能通过分析影片的成败得失,帮助导演开阔视野,提高创作水平,以促进电影艺术的繁荣和发展;同时能通过分析和评价,影响观众对影片的理解和鉴赏,提高观众的欣赏水平,从而间接促进电影艺术的发展。(来源:百度词条“电影评论”)

影评是个完全不需要持证上岗的职业,在影视行业,影评很容易被提及,因为在营销手段中,影评是影片口碑堆积起来的一部分;但这个职业又很容易被忽略,同样是因为这些营销手段,让影评人面临着信任危机。有网友讽刺说:“有个影评人叫‘交口’,他看什么片子都称赞。”

「文叔观产业」摸着良心说话,我到底好不好看!

据《西安晚报》报道,业界认为,笼统说来,只要对某部影片公开发表过看法的就算影评人;而严格说来,只有那些以写影评为生的人才算影评人。如果用后一种划分标准,中国则一个影评人也没有,因为目前业内还没有纯粹以写影评为生的人。新浪网娱乐频道的北美票房与电影评论的专栏作家毕成功在接受采访时直言,2002年他开始写影评,从2005年开始,他每周为新浪撰写北美票房综述,这是他的兴趣。每个周一凌晨1点,毕成功拿到票房数据,通宵写稿,9点左右发稿,新浪给的稿费是每千字150块钱。“还不够我将来补肝用呢。”毕成功半开玩笑地说。(来源:西安晚报《收红包 讲人情 影评难说真心话(组图)》)

「文叔观产业」摸着良心说话,我到底好不好看!

(新浪网娱乐频道的北美票房与电影评论的专栏作家毕成功)

《中国日报》专栏作家,曾出版过电影专著《好莱坞启示录》的周黎明也表示,自己只是个“兼职影评人”,靠影评挣得很少,他说:“写影评只能算是我的一个爱好,因为影评人的微薄收入。因为影评人的微薄收入并不能养家糊口。如果能够10倍于我现在的工资,我想我会专心做个专业影评人。”(来源:西安晚报《收红包 讲人情 影评难说真心话(组图)》)

全民影评时代,谁都能当影评人

影评人在观众面前没有多少好印象,在导演面前也讨不到多少好处。2013年,著名导演冯小刚就连发七条微博炮轰影评人,但身为制片方,影评口碑宣传又是十分必要的。

「文叔观产业」摸着良心说话,我到底好不好看!

宣传物料是片方自己掌握的,但影片的影响力需要外在的支持。根据易观智库的《中国电影观众行为调研报告》数据显示,观众的观影决策中,预告片和影评口碑最重要。

「文叔观产业」摸着良心说话,我到底好不好看!

好在,在互联网连接一切的时代,在各类电影APP、网站、社交平台火爆的时代,口碑并非只维系在专业影评人身上。如果说专业影评人能够放眼整个电影史的发展角度,从导演演员的能力、摄影拍摄功底、美术造型实力、剪辑特效技术等方面进行分析,那么大众看影评的目的无非就是“这部电影好不好看”、“值不值得去电影院看”。因此非专业影评人,比如观众或电影爱好者更能通过个人观影感受,进行自来水式的口碑评价,这样的影评,更加接地气,也更能为一般大众所接受。

「文叔观产业」摸着良心说话,我到底好不好看!

在非专业影评口碑方面,《大圣归来》是最有话语权的。2015年,与《大圣归来》同档的电影有《栀子花开》《小时代4》,7月10日《大圣归来》开画首日的票房为1780万,排片量还不到10%,看似惨淡的局面没有持续多久就迎来了爆发,7月13日周一,《大圣归来》排片量翻倍、接近20%,单日票房达到3900万,将同档的两部青春片《小时代4:灵魂尽头》和《栀子花开》打败,成功登上单日票房冠军宝座。两天后,《大圣归来》的单日票房达到顶峰,约为6530万,也将内地动画片单日票房纪录带上了一个新高度。看过点映的观众转化为“自来水”,通过在微博、朋友圈等社交平台的自发宣传,越来越多人走进电影院,如此反复传导,在互联网产生了爆炸式的口碑效应。一般来说,电影上映日期为一个月,7月10日首映的《大圣归来》本该在8月9日下档,但是票房与口碑双丰收后,该片的密钥到期之日便延后了一个月。9月9日,电影正式收官,最终票房为9.56亿,位居华语片影史第七名。(数据来源:《大圣归来》正式说再见!吸金62天票房达9.56亿)

「文叔观产业」摸着良心说话,我到底好不好看!

尊重观众作品,也要尊重这个职业

专业影评和非专业影评各有各的好处,观众到底该相信什么?相信大家都会像慈妹儿一样,在五花八门的电影上映的时候,打开豆瓣微博搜搜评价,再看看平时较为信赖的影评人是否有相关长短评,挑选最有性价比的一两部去为票房做贡献。其他的……等网上出吧。(还是要支持正版的朋友们)

不过,就算是网上这些数据,可能也会有假。就算数据不假,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众口难调,可能有些人的口味就是和大众不一样,比较偏冷门。不过正因如此,影评人的存在才尤为重要:不昧着良心,认认真真看电影,踏踏实实说真话,能看到商业电影的成功之处,也能明白小众电影的思想内涵,尽管影评是个人观点,很难出现众口一词,但真正的好作品,是能够让人从各个方面发现其价值,不会因题材、主创团队等因素而受限。

「文叔观产业」摸着良心说话,我到底好不好看!

美国国家影评人协会成员、知名制片人杰拉尔德·皮尔里称,在美国,影评文化被赋予了一种专业、公平、公正的精神。但他坦言,影评人在美国也有被电影公司收买的时候,只是这样做在圈内会被看不起,从而丧失一个影评人基本的职业道德,沦为电影公司的宣传工具。

英国著名电影杂志《视觉和声音》主编曾对影评人的职责进行过严格的要求:推荐值得一看的电影;发掘不为人知的好作品;提供广泛的历史观点;提供技术方面的真知灼见;鼓励和推荐好的电影人;让好作品不被时间淹没;揭露营销谎言等。

“说到底,文叔你还是在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呗?”

「文叔观产业」摸着良心说话,我到底好不好看!

并不是,在国外,影评已有百年的历史,而在中国,影评人这个职业起步较晚,1897年9月5日上海出版的《游戏报》上载有《观美国影戏记》一文,可看做中国最早的影评。它比中国自己开拍电影早了八年,但只是一篇描述性质的观后感。直到20世纪20年代初,中国最早的电影刊物《影戏丛报》《影戏杂志》中,我们才可以看到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电影评论的起步。

「文叔观产业」摸着良心说话,我到底好不好看!

(被认为刊登了世界第一篇电影评论的《纽约时报》)

面对尚未成形的影评行业,我们也有相关政策的支持。《电影产业促进法》法案第十条第一款规定:国家支持建立电影评价体系,鼓励开展电影评论。《法制晚报》记者张麒麟评价这条规定有益于电影创作,他在文章《电影产业法规激活创作活力》中指出,我国一直缺乏适应新形势的电影评价体系,原有的电影评价体系,受到网络评论的冲击,已经没法为电影提供理论保障。用一个健康的电影评论体系来为电影创作提供参考,有益于加快电影业的发展步伐。

一切都在一点点变好,而目前影评人们需要改善的,是少些套路,多些真诚,才能得到观众信任。正如宁财神在微博上说的那样:“当我夸一个国产电影好,你可以不用信,因为十有八九是人情。当我夸一部电影牛,你可以信一半,因为它可能仅仅是不难看。当我劝你掏钱买票进场时,你可以试着相信,因为‘不直接骗票房’是我最后的底线……”(来源:“影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文叔观产业」摸着良心说话,我到底好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