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 WEN FAMILY
专访《老九门》总制片人白一骢:百亿级网剧的那点事儿
日期:2016-11-17 17:52:12 浏览次数:
周日下午,酒仙桥,视骊影视工作室外面,记者碰到了正在门外抽烟的白一骢。满满当当的行程安排,一茬接一茬的剧本会、采访、座谈,在灰蒙蒙的旧厂房旁边,本该神色疲惫的白一骢眼睛却是亮的。
 
从《暗黑者》到《老九门》,他是周围人眼中屡造爆款的“网剧一哥”,也是名副其实的工作狂。超过六年没有休假,甚至在朋友圈打趣留言“休假是什么”,白一骢说自己享受工作的状态和过程,或者用他的话说,“干我们这行儿,哪有休息时间啊!”
 
从编剧、导演到总制片人,多重身份带来荣耀与光环的同时也带来痛苦的自我撕扯。白一骢坦言:“数据太好的时候,确实有过浮躁期。”至于未来,他的想法很简单,“其实我只想做个制作者,不太想做商人。”
 
 \
 

《老九门》的数据不是特别“健康”

 
9月27日上午,改编自南派三叔同名小说的民国悬疑剧《老九门》单网播放量破100亿。这一次,白一骢又“赌输”了。
 
故事开始于白一骢团队的常设“小赌局”,规则很简单,“大家凭感觉,一人报一个播放量破纪录的时间,时间点最接近的人赢。”
 
在《老九门》上线播出期间,这个赌局开过四次,“10亿的时候赌过一次,30亿赌过一次,50亿赌过一次,这一次是100亿。”尽管一次也没赢过,作为总制片人的白一骢还是掩饰不住惊喜与满意,“之前说百亿播放量,都是当玩笑说的。”
 
从最初的乐观估计60亿网络播放量、40亿及格标准线到如今冲破百亿,白一骢的满足写在脸上,“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几方面共同成就的。当然,也和体量有关系,毕竟是48集的中长篇剧集。”
 
“不过,《老九门》的一个数据指标让我们特别欣喜,就是它的数据其实不是特别‘健康’。”让白一骢感到欣喜的“不健康”源自于《老九门》的网络播放量下滑曲线。
 
“按道理说,《老九门》10月17日更新完毕,网播量应该在10月20日开始下滑。但实际上,网播量从上周就开始下滑了。从理论上讲,这个播放量曲线是不对的。但是看到这个数据,我们很开心,因为下滑之前的两周是会员更新完结时间。也就是说,会员更新完结之后,数据就开始下滑了,这说明这个剧的主体观众是付费会员,而不是免费用户。”
 
 \
 
事实上,视频网站反馈的用户数据也与白一骢的判断相吻合,在《老九门》累积的百亿播放量中,会员数据占到70%以上。
 
48集的体量除了成功地将《老九门》累计网播量带入“百亿俱乐部”,也为视频网站带来了会员的持续黏性,“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更新完结,这中间会存在会员续费的问题,也会拉动会员新增。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会员去看,可以说,会员这块的价值要远远高于免费观看部分的价值。”
 
现阶段,网剧的商业回报主要来自于售价加广告分成。在白一骢看来,未来会员分成将会是一个很大的盈利点,只是现在发展还不成熟,或者说时机未到。“不夸张地说,付费能拯救一切,拯救整个影视产业。”
 

“赔得起就任性,赔不起就妥协”

 
要流量还是要口碑,对于影视制作从业者来说,这始终是个绕不开的问题。白一骢也不例外。身处“to be or not to be”的两难困境,白一骢有自己坚守的红线,“在博弈中,有时我们宁可选择降价来保证品质和口碑。”
 
然而,现实总带着些微的苦涩。“作为影视制作公司,首先要满足生存问题,就是我们必须有相对来说大家都能认可的剧。那市场认可的剧太简单了,就是做一个爆款出来。持续地有爆款拿出来,然后你才有机会去做其他东西。”
 
从市场和商业层面来说,《老九门》是一个标准的商业爆款剧。
 
“从立项之初我们就把它定位为商业爆款,因此没有太多需要纠结的地方。既然是商业爆款,一切都是奔着流量去的。反过来讲,如果我们今天要做另外一部原创剧集,就必须考虑口碑与品质,甚至可以为口碑放弃流量,选择一些流量上不是那么有保障性的演员和制作方式。这两者,我觉得都很正常。”
 
说起正在拍摄的《老九门》番外和另一部超级IP剧《鬼吹灯》,白一骢开玩笑说:“我们希望剧情内容和节奏不要像现在的《老九门》那样温吞。”
 
甚至于在新剧拍摄已经超支600万元的情况下,作为总制片人的白一骢仍给予了团队最大限度的宽容与支持,“我们想把这个东西做得好玩一点,不挣钱也没事儿。大家带着这个思路去做,结果超支得一塌糊涂。”
 
从编剧、导演到总制片人,对于白一骢来说,是一个不断接近梦想的过程,也是自我撕扯的取舍过程。
 
“最初学导演,但是毕业之后没有机会做导演,于是就先做编剧。那个时候,天天被导演虐,就憋足了劲儿要做导演。等好不容易可以当导演了,却发现制片人在预算各方面卡着你,于是想,能不能做制片人。现在,成为总制片人,需要对整个项目负责,思路也就变了,要从运营角度去考虑。经历过这个过程,人会变得有点分裂,挺痛苦的。”
 
当追求品质的内容创作者碰上把控风险的投资人,两种身份的不同诉求经常让白一骢陷入自我打架的状态。至于谁输谁赢,“要看能不能赔得起,赔得起就任性,赔不起就妥协。”
 
现在,白一骢每天花时间最多的仍是剧本会。这个带着团队一起“任性”的总制片人不止一次跟同事说,“能不能让我更多地把时间回归到创作上。”原因很简单,因为对一个制作公司来说,“内容创作始终是最重要的事。”
 

“IP是需要时间养的”

 
从《盗墓笔记》《老九门》到《鬼吹灯》,白一骢操刀改编过不少超级IP,被原著粉疯狂吐槽过,也自我挣扎过。
 
面对吐槽,一向勇于“自黑”的他打趣说:“最基本的经验教训就是一些原著点不要去碰,有些东西是影视剧不能表达,必须去规避。反正国家是一定要上交的,细节是可以做得更好的。”他补充道,“有时候,大剧的口碑看短板。当一集出现30个特效镜头,其实28个做得很好,有一两个做差了,就会直接影响观感。”
 
在白一骢看来,《老九门》就是典型的超级IP加超级演员合力打造的现象级。“但这并不意味着网剧进入了百亿时代。头部内容可能会冲击百亿,但是就整体情况来看,10~20亿播放量是现阶段比较正常的一个状态。”
 
他认为,真正意义上的超级IP屈指可数,“IP是需要时间养的,那些国民级IP基本都在10年以上。我觉得最奇怪的一个现象是,一个作者写了一部好作品,他所有的作品就都被疯抢。这是最盲目的。”
 
在白一骢眼中,将一个好IP以IP分裂形式开发,是一个被漫威、迪士尼等行业巨头验证过的先进做法。“将一个好IP不断割裂,产生新的衍生IP,进而产生新的影响力,这种做法本身是非常合理的。管它‘剧二代’还是‘剧三代’,有人看是最重要的事。什么时候观众没了,就说明它走不下去了。”
 
他给出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我们做电视剧行业有一个特别苦的东西,就是一直在盖平房。”一部剧播出之后,第二部、第三部的制作跟播出时间间隔很长,需要重新当作新项目做。
 
“互联网的好处在于没有排期这一说,拍完就可以上线。一方面是制作周期缩短,另一方面是互联网播出模式给予了剧集季播的可能性。这样的话就相当于在盖楼,附加值是不断累加上涨的。对于观众、平台方和制作方来说,都是共赢的局面。”
 
在曾经的浮躁期,数据给了白一骢信心,也使他茫然,“有一些项目在剧本没有那么好的情况下仓促上马,今年我们在修正这些东西,一定先把剧本做好才能往前走。希望能够去把控所有剧本的走向,让它在一个良性的状态中去发展。”
 
而对于好剧本的标准,抛开专业术语,白一骢给了最简单的一种说法,“你给任何一个人看,他想往下看就是好剧本。我审剧本的时候也是这样,如果看困了,可能会有问题;如果越看越精神,说明是个好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