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 WEN FAMILY
从“网剧一哥”到视骊制作掌门人,白一骢和他的网剧江湖
日期:2016-12-28 20:13:14 浏览次数:

为什么IP会这么热,因为它解决了做IP的人在内容判断上的专业性。国内好的影视公司的决策者是会看剧本的,但现在很多做投资的人进入影视行业,专业度不够,无法判断一个作品的好坏,只看数据好坏,这就会催生IP的火爆。

今年见到白一骢的次数很多。从上海电视节、《老九门》庆功会到各种冠以IP与网剧前缀的大小论坛……一身黑衣黑裤黑鞋,几乎是他雷打不动的标配。零零总总,白一骢粗算下来起码去了5、6场论坛,但发布会是参加得多了点,“我确实没太多时间,能推掉的都尽量推掉了。”

\

白一骢

作为网剧《盗墓笔记》、《暗黑者》、《老九门》的幕后推手,有IP和网剧的地方几乎一定能看到白一骢。今年IP热潮席卷影视圈,网剧市场风生水起,顶着“网剧一哥”头衔,快人快语的白一骢对于好IP的定义却一如往昔:“按我比较粗浅的认知,好IP第一个要知道的人特别多,第二个要内容本身特别好看。”不少好IP苗子在今年转化为影视后纷纷“扑街”,“老司机”白一骢以过来人的身份指点迷津,认为罪不在IP,而在于做IP的人本身不够专业,“如果让他们做原创,更会扑街。”“为什么IP会这么热,因为它解决了做IP的人在内容判断上的专业性。国内好的影视公司的决策者是会看剧本的,但现在很多做投资的人进入影视行业,专业度不够,无法判断一个作品的好坏,只看数据好坏,这就会催生IP的火爆。”

拆解《老九门》新玩法:番外测试IP分裂,中插解决广告应季

你一定对去年网剧《盗墓笔记》开播当晚,网友们集体充值买会员导致爱奇艺服务器崩溃的“盛景”记忆犹新。今年网剧纪录的缔造者换成了《老九门》。开播以来,《老九门》一路连破纪录,播出12小时点击量破1.7亿,揽下多个热搜榜第一,并超越《太阳的后裔》成为播放量最快突破十亿的剧,如今播放量已破100亿,顶着“首部独网播放量破百亿的自制剧”光环,成了网络自制剧时代的新标杆。

作为两部爆款网剧的幕后推手,白一骢谈起这些数据来保持着一份云淡风轻。他说这么多年来,每部新剧开播前,自己早已习惯把期待值降到最低,并且告诫自己团队里每个人,尽可能去做到“谨慎的乐观和谨慎的悲观”。

白一骢明白有IP的地方注定风波不断。做《盗墓笔记》时,他只参与剧本部分,却陷入了一场“上交国家”的风波,成了网友声讨的对象。这次做《老九门》,他终于如愿以制片人身份全程参与其中,并超越《太阳的后裔》成为播放量最快突破十亿的剧,但给IP的转化表现打分时,依然用“得了挺多,也失了挺多”来定论。

《老九门》最大问题,在白一骢看来还是筹备时间太短,“包含剧本开发在内,从制作到播出只有5、6个月,加之本身作品体量太大,是其他网剧的好几倍,作为我们来说很被动。无论制作还是播出,平台都会有很多限制,有时也会受制于演员,所以不能很从容地做。”但白一骢也坦言,“在很多影视公司拿着写到一半,或只有5集10集剧本就敢开机”的当下,没有充足的筹备时间,早已是目前影视行业的通病。

“戴着镣铐跳舞”之下,白一骢唯有拼着命翻花样,把创新玩到极致。

 \


《老九门》的一大创新,是打造出了网剧+番外的全新模式。对IP来说,番外的价值在目前国内被远远低估,白一骢把《老九门》中的四个角色单拉出来做成四部番外,请南派三叔亲笔原创故事,在剧集收官后接档播出,希望能真正把IP玩起来,用他的话说,“希望借此测试一个IP的分裂或延展性。”“如果我把一部剧做好做成一个IP,里面的人物摘除来还能作为独立的产品,那这个IP就孵化成功了。过去大家只是购买IP,但没有针对IP进行新的开发,但看看迪士尼,不管是漫威模式还是米老鼠动画片,大家最后记住的都不是故事,而是里面的角色,所以把角色拿出来做任何一个故事都是成立的。”在《老九门》营销上,白一骢也玩出了新花样——中插广告。

这其实是一个被动无奈的选择。“最早做《暗黑者》时我就开始用中插,但当时很多客户都不理解,所以我们杜撰了很多假的产品出来,实际上是为了产生一堆样品给客户说明。”白一骢坦言,过去给剧做植入,客户在意的往往是产品的口播次数,但这些恰恰会对剧情造成损害,而相对独立的中插广告则解决了这一问题,反而容易为广大网友所接受。

中插带来的另一个优势是即时性。白一骢认为这将解决过去影视剧植入广告无法应季的难题。《老九门》里大部分中插是拍摄时就完成了,只有极少部分是播出时临时加进来的,“放在过去,这些广告是无法实现的,但现在只要剧没播完,你都可以加广告,但前提是你要愿意要加价。”


网剧的前生今世:“马太效应”加速,付费助力“打假”


2013年前,白一骢的头衔是传统电视人,以编剧身份创作了《天龙八部》、《雪山飞狐》、《中国式相亲》等电视剧。2013年,他开始涉足互联网,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从《暗黑者》、《执念师》到《盗墓笔记》和《老九门》,在网剧领域既是开拓者,更是坚守者的白一骢身先士卒,奋战至今。

白一骢说早在2011年,自己就认定网络市场会是未来趋势,“因为线性播放方式比不上非线性播放。当你可以自主选择时间来看一个东西,谁还愿意蹲在一个固定的时间看呢?不是内容改变了,只是模式改变了。”闯荡江湖这些年,目前网剧行业在他看来仍是一场混战,但不远的未来,二八原则和马太效应将会很快显现。私底下,白一骢甚至和朋友开玩笑说,所谓的二八原则应该重新分配,换成2%和98%原则。

“明年头部网剧的制作成本比今年会有20%的上涨,主要体现在特效上,很多大剧的特效会比今年烧更多钱,大家再玩五毛肯定是混不下去的。相对的,头部剧的售价上也会有20%的提升。”
 

 \

 

有人说今年七成的网综都不挣钱,白一骢说网剧情况也差不多,不赚钱的网剧占到七八成,但一个好现象是付费市场已经开始成熟。伴随会员付费模式的成功落地,把内容收益交给观众决定,对平台和制作方而言是种双重解脱。当市场愿意为内容付费之时,相信将有效根治收视率和播放量造假这些“顽疾”。

白一骢本身也深受数据造假之苦。比如最近推出的《老九门》番外,播放量虽然不错,却从未登上过每日网大排行榜榜首,始终在二三名徘徊。耐人寻味的是,不少知名度远比《老九门》低的剧,反而能一飞冲天登上榜首,然后如一刹那的花火般,转瞬消失不见。

“大家现在不是都喊着收视率造假的问题,但收视率可以造假,会员付费和分账你造不了假。除非你花几倍的钱去造假,那也得不偿失。”在白一骢看来,点击量可以造假,但会员收费是无法轻易暗箱操作的。今年爱奇艺将网大收入分账公之于众的举措,对行业就是一大利好。“你的点击量过亿了,你看你能挣多少钱,票房分账是可以真正说明你观众情况的。网剧观众是用充值会员和看广告的方式来选择的,它会越来越远离toB,越来越靠近toC。”

 \
 

与2015年底相比,今年网络视频的用户规模增长1000万人,在年龄结构上则更偏向年轻网生代,如何hold住生猛活跃的90后,成为摆在制作公司面前的一块“心病”。

作为70后生人的白一骢却丝毫没有这份顾虑,直言自己的审美和90后毫无代沟。在他眼里,90后和80后最大的分别是爱憎分明,并且敢于表达自己的爱憎,不会像以前一样随大流。

这让90后在追剧时也特质鲜明。比如他们的首要需求是打发时间,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无聊,“很多90后看剧不是正儿八经的,是随时手放在屏幕上准备划着快进的,比如他们可以一晚上追完十几集,你一算这时间不对啊,其实就是追得完。”其次,90后对剧集的审美如今可以用颠覆性来形容,“他们会去追明星,追细节,但并会不会追戏剧结构。”基于这一点,白一骢认为给90后做剧时单场戏要比结构更重要,强大的视觉冲击力要比娓娓道来更关键。

“归根结底,我们是必将被淘汰的一批,这个世界最终的审美一定是90后和00后来驱动的。今天的小孩每个人有自己的手机,所以不能靠压制和引导去让他们看东西,必须要了解他们,认定他们是未来潮流和话语权的拥有者,这样的心态才能做出他们想要的作品。”

从“一哥”到“大家长”:做好制片人中心制,但不碰融资和对赌 

贴在白一骢身上的标签很多,最常被提及的是“网剧一哥”。

当初转型做网剧制作人,白一骢说是因为看到了编剧自身的“天花板”,“再往下做,无外乎被选择率更低一点,主动权更大一点,然后价格再涨一涨,但是没有别的突破了。”白一骢更向往成为一个纵览全局的操盘手,可以控制项目走势,真正全面掌握一部作品的命运。让他最开心的,是现在终于摆脱了“剧本总是被制片人拿来乱改一通”的无奈。

\

白一骢
 

身份转换后,白一骢找到了让自己最舒服的位置,并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视骊制作。在今年完成超级网剧《老九门》之后,视骊明年的作品排得密不透风,翻开片单有两大关键词:超级IP和续集。

除了明年三、四月份开机,改编自郭敬明小说的网剧《爵迹》,以及七八月份开机的《盗墓笔记》后传《沙海》,筹备中的还有《老九门2》和另一部热门网剧《执念师》第四季,而引人瞩目的《三体》电视剧也敲定将由白一骢操刀制作。

但抛开这些野心勃勃冲着头部内容而去的大项目,白一骢对视骊制作的规划,是先完善和优化目前制作的流程系统,让损耗进一步降低,让品控加强效率,“希望更好地去结合以生产为导向的制片团队,和以品质为导向的编剧和监制团队,让两个团队进一步融合、互补,形成合理的制作管理流程,发现、培养和留住更多的人才。”作为“大家长”,视骊制作在白一骢的期待下,正朝着成长为一家以制片人中心制的小而美公司迈进。制片人中心制是白一骢欣赏的模式,“导演中心制说得不好听点,如果哪一天导演精神状态不好,或者才华枯竭的时候,就会有大麻烦,因为整部剧全部维系在一个人的审美上。而制片人中心制最重要的一点是建立起一套好的流程,这个流程可以不停地去培养新导演和新编剧的出现。”在片场,白一骢也不讳言自己的掌控欲很强,包括现在面对公司编剧团队,他也希望他们能朝着编剧+监制的方向发展。作为编剧转型的受益者,白一骢认为编剧产业化将对影视制作的品控带来巨大帮助。

“第一,我们拍戏时最大的问题叫损耗,经常会出现一些因为拍摄环境不能尽善尽美所以退而求其次的方案,这种方案如果是编剧去做,起码比现场统筹来做要好一些。第二,编剧多多少少是一个剧组里相对爱惜羽毛的人,他会在品质上要求更高一些,给予他监制的权利,他会在品控上有所坚持,而且知道剧本里哪些地方是一定要保留的。我觉得这两点是目前编剧转型做监制的优势。”

 \
 

但对于今年大量编剧获得资本青睐,纷纷成立编剧公司这一现象,白一骢直言并不看好,用他的话说,“资本是推不出莎士比亚、易卜生、曹禺的”,但编剧公司就如同过去大家对IP的疯抢,“大家买不起IP了,就一拥而上开始炒编剧。玩法虽然新颖,但纯属文字游戏,归根结底只是一个伪命题。”如今视骊制作成长壮大,找上门来想投资的公司也排起了长队。但白一骢说,视骊暂时没有上市的计划,理由听起来还任性得很:比如“做尽调太费时间了,拉着你团队的人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比如“当能挣点钱的时候,我更愿意把钱花出去赞助朋友搞艺术”。

“我们肯定不会去融资和对赌,承诺业绩指标或者完成多少利润,这事儿目前我肯定不干。我觉得那样会让我们变得特别市侩,做东西也不开心了。”采访前几天,白一骢刚“骂走”了一家非常好的投资机构,其实他清楚得很,自己骨子里这股文人傲气,“背地里会影响我们赚很多钱的。但本来活得就挺累的了,如果连做戏那点乐趣都被剥夺了,就太没意思了。”

【文章来源:艺恩网】